《莽荒纪》(五)

   学习百分网   2020-02-13 00:00:00

  作者简介:
  我吃西红柿,原名朱洪志,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2012年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二名。已出版畅销作品《星峰传说》《寸芒》《星辰变》《盘龙》《九鼎记》《吞噬星空》。新作《莽荒纪1.赤明九天》五月全国热血上市!!
  上期回顾:
  年仅十岁的纪宁凭借千万次的练剑,在一次际遇中偶然突破了人剑合一,以他的境界也足以修炼纪氏最高剑法《滴水经》与《雷火剑残编》,纪烈得知消息之后,唯恐纪宁在金剑大典上夺得金剑成为下任府主……
  细细观看了五本简本就耗费了一个多时辰,那儿臂粗的蜡烛都燃烧过半了,纪一川和尉迟雪夫妇二人依旧在等待着,时而小声交谈。
  "父亲、母亲。"纪宁突然开口。
  "嗯?"纪一川、尉迟雪都转头看来。
  纪一川开口问道:"选好了?"
  纪宁点头。
  "宁儿,选的什么?一本还是两本?"尉迟雪问道。
  "我选了两本。"纪宁拿起两本简本,"一本《滴水经》,一本《雷火剑残编》。"
  "《滴水经》?《雷火剑残编》?"纪一川微微点头,作为纪氏西府第一人,自儿子出生后未曾有显赫战绩的他,威慑力更强。因为没有谁知道现如今的纪一川有多强大……但是不可否认,十年前的纪一川就已经是纪氏西府第一人了。
  他的眼光何等毒辣。
  "嗯,可以。"纪一川点头。
  "还请父亲指点。"纪宁连忙道。
  "不急。"纪一川摇头,"我在《滴水经》上是有些心得,可你从未修炼过《滴水经》,我即便说给你听,你也不会有什么触动的。必须真正经过很多次修炼乃至生死厮杀,而后我指点你,才会真正对你有所触动。"
  "明天清晨,我会将《滴水经》《雷火剑残编》全本给你。到时候你在我面前演练一番,只要剑法姿势关窍都不错误,就算可以了。"
  "三天后你就开始真正的厮杀吧,平常的切磋都太温和了,你需要真正的生死厮杀。"
  纪宁疑惑。
  "父亲,我不是经历过杀戮吗?"纪宁忍不住道,"当初你认定我剑法达到第一重境界,奠定基础后,不是让我和一些死囚交手,杀死了不少死囚吗?"
  还记得第一次杀人,自己全身发颤,是那种控制不住的发颤,虽然自己理智上并不恐惧,可还是忍不住身体发颤。按照父亲所说,大多数人第一次杀人都这样。
  杀过数十次死囚后自己就已经平静了。
  "你那不是杀戮,而是练胆。"纪一川摇头,"和一些死囚交手,那些死囚个个比你弱,哪叫生死杀戮?三天后,我会安排你和真正的妖兽进行决斗,都是真正达到后天圆满的厉害妖兽。"
  "妖?"纪宁面色一变。
  "那些被关押的妖,为了食物和生存,会变得很疯狂,而且它们可不会有丝毫手下留情。"纪一川看着儿子,"在巨大的笼子里,和妖兽一对一。这是我纪氏重要子弟必须经历的‘困笼之战’,但我们受到最好的培养的纪氏子弟,却有大概一半死在笼子里。"
  一半?
  纪宁吃了一惊,却很快平复心情,因为他知道,在这片大地上,部族女人还有些奴隶都很能生孩子,可是人口总数却是数千年没多大变化,为何?就是因为在残酷环境下无数部落需要和天斗,和地斗,和潜伏在山林湖泽中的大妖斗,甚至和其他部落斗,活下来的是少数!即便生在纪氏,一样要经历残酷的磨炼,活下来的必须是精英。
  正因为纪氏族人一个个都很强大,才让纪氏威震四方,成为一方霸主!
  三天后的清晨,纪宁和父母来到了龙堡。
  龙堡有百丈宽、三百丈长,分为困笼和兽穴两部分。困笼就是进行生死厮杀的地方,兽穴则是平时关押大量妖兽的地方。因为龙堡内关押着很多妖兽,很危险,所以当初建址选在内城的偏僻处。
  龙堡,困笼之中。
  纪宁进入困笼后环顾四周,这是足有两三百米直径的空地,四周的墙壁是黑色金属通体打造,上方则是一根根黑色铁链连接,形成密集的铁链网,让人想要逃都无法逃。
  "这是完全封闭的。"隐隐散发冰冷气息的纪一川道,"旁边的墙壁,是黑水铁灌注而成。黑水铁虽然算不上珍贵,可即便是一般初入先天的强者都难破坏这么厚的黑水铁墙壁。至于上方的一条条粗壮的铁链,也是黑水铁打造而成。以你的实力,如果施展《赤明九天图》,全力以赴应该能劈断铁链,可大量的铁链形成网……你怕需要十个呼吸时间才能斩断足够的铁链,好让自己逃出去。"
  纪宁点头。
  "看。"纪一川指着铁链网上方,上方竟还有着看台。
  "我和你母亲,还有你白叔,会在上面看着你。"纪一川冰冷道。
  "小心。"尉迟雪鼓励着儿子。
  "吼——"雪白大狗也看着纪宁,眼神中有着鼓励期待。这条雪白大狗就是父亲纪一川的生死兄弟,也就是自己的白叔。父亲纪一川共驯服了两大妖,一个是那条黑色大蛇,也就是黑伯;另外一个就是这条雪白色大狗,也就是白叔。
  野兽,有了灵智便会吞吸天地元气成为妖兽。
  妖兽经过艰难蜕变跨入先天,成为先天生灵,这时才是大妖。一般的大妖都能化为人形,比如黑伯。可是在妖兽中还有一些特殊的存在——神兽。
  神兽,是一些有着远古神魔血脉的妖兽,一生下来就具有智慧,它们的天赋极为强大,实力也比寻常的妖兽要强得多……同样它们想要化形变为人形也艰难得多,不同的神兽变为人形的难度也不同。
  有的需要达到"紫府境界"才能化为人形,有的需要达到"万象境界",有的乃至更高……
  白叔就是一头神兽,名为"白水泽"的神兽,需达到"紫府境界"才能化为人形,才能口吐人言。
  纪宁和白水泽的感情很深,因为自从箭术师父蒙鱼传授完技艺后,纪宁就每天早晨和白水泽一起到西府城外的山林中练习箭术……这也是因为纪一川不放心儿子单独出城,让先天生灵白水泽保护。   一头先天生灵的神兽,实力是极可怕的!纪一川在纪氏西府拥有超然地位,这白水泽也是原因之一。
  "你们就看着吧。"纪宁咧嘴一笑。
  "吼——"白水泽也低吼下,随即跟随纪一川夫妇沿着狭窄通道走了出去,很快,便到了上方的看台。
  纪宁轻轻呼出一口气平静下来,环顾四周。
  "怎么感觉像罗马竞技场?"纪宁暗自嘀咕,"有厮杀场地,有看台。"他也知道一般能到困笼专门和妖兽厮杀的,都是族内被重点培养的,所以族内一些长辈亲人也会在看台上看着。
  "哗——"
  "哗——"
  "哗——"
  一阵阵铁链撞击的声音从远处墙壁的一个通道传出,纪宁不由得看去,那黑漆漆的通道,隐隐传来一阵低沉的怒吼,吼声令整个困笼都震颤起来,上方巨大的铁链网都震颤着发出声响。
  一头银色毛发的巨大妖兽逐渐从通道中走来。
  "那是……"纪宁仔细观察。
  "纪宁。"在上方看台俯瞰下方困笼的纪一川冷漠道,"你修炼神魔炼体第一法门,所以我专门为你挑了一头极厉害的妖兽,拥有神魔血脉的啸月狼。"
  纪宁瞪大眼睛看着上方的父亲,一脸惊愕。
  拥有神魔血脉?
  那不就是神兽了?也对,神兽也是妖兽的一种。像这种后天阶段的神兽在无尽大地上还是有不少的,如地甲龙、震山犀、啸月狼、赤爪金乌、雷海枭、白水泽等等,一般数百上千的后天阶段神兽,才会有一个艰难突破到先天生灵阶段。
  "哗——"
  铁链声音不断响着。
  纪宁不再分心,盯着远处的巨大通道,他知道现在那边应该是在解开锁链,一旦锁链完全解开,那头啸月狼就被放出来了。
  "哐当——"
  铁链落地的撞击声。
  "嗷——"顿时一畅快的狼嗥声响起。
  上方的纪一川夫妇二人和白水泽都仔细地盯着下方。
  纪宁也屏息。
  通道处渐渐走出一庞然大物,它有着美丽的银色毛发,高约有两丈,优雅地走了出来。它俯瞰着远处的小不点——人类少年。作为妖兽中的特殊存在的神兽,它的智慧不亚于人类。
  它明白,当进入这困笼后只有两个结局——一个是它杀死人类,然后继续活下去;另一个就是它被这人类少年给杀死。
  "第一次就选了一头神兽。"纪宁右手一伸,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剑,剑身上闪烁着寒光,"那就杀吧。"
  啸月狼庞大的身体有着近万斤重,可四蹄却很是轻盈地前进着,狭长的眸子审视着人类少年。
  纪宁手持长剑一步步走来。
  二者距离迅速逼近。
  "嘭——"
  啸月狼从之前的优雅迅速变得残暴,嗖地就化为残影,直扑向纪宁。它飞扑中的柔软蹄爪也是哗地如刀出鞘般,一根根利爪全都冒出。
  "嗖——"
  纪宁在关键的一刹那,脚下一动,宛如一阵风直接避让开啸月狼的这一扑,并且手中的利剑直接一个斜刺!这一刺何等果断,更是快如闪电,只要刺入啸月狼体内,就能借助啸月狼自己的冲劲,将它的身体给划拉开!
  "嗯?"纪宁脸色一变,剑尖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啸月狼的皮毛硬是阻碍住剑尖,令剑尖无法穿透。
  同时啸月狼的尾巴猛地一扫,避让不及的纪宁连忙横剑挡下。
  "嘭——"
  啸月狼的尾巴就仿佛沉重的钢鞭抽打在剑身上,强大的冲击力令纪宁整个人嗖地飞了出去,撞击在远处的黑水铁墙壁上。嘭的一声,厚重的墙壁都是猛地一颤。
  "嗷——"啸月狼紧跟着就是一个飞扑,利爪直接抓向纪宁。
  纪宁奋起一个闪身,飞跃。
  "刺——刺——刺——"黑水铁灌注的墙壁上出现了几道深深的爪痕,啸月狼这才落下地面转头看向远处的人类少年,它的"尾扫"乃是杀招,那一尾巴将人类少年抽得撞击在墙壁上,但人类少年竟然瞬间就逃到了远处。它明白,这人类少年实力真的很强,有和它一战的实力。
  "一般的九牙战士,在啸月狼那一尾扫下,怕就五脏震碎殒命了。"纪宁皱眉看着远处的啸月狼,"看来必须得靠神魔炼体的力量了。"
  这些年他也炼气,且达到后天圆满层次。
  可后天圆满炼气的一剑,连皮毛都刺不穿,这怎么打?
  纪宁一声低哼,鼻腔中喷出两道肉眼可见的气流,气流令空气都震颤开。这一刻这一具看似瘦弱的身体深处潜藏的可怕力量完全爆发了,体内潜藏着的太阴之力、太阳之力也开始爆发,全身皮肤隐隐泛红。
  纪宁微微一挥手中利剑,利剑划破空气产生的气浪,直接将厚实泥土地面斩出一道沟壑来。
  远处的啸月狼顿时一声低吼,死死盯着这少年。
  "这孩子总算使用《赤明九天图》了。"尉迟雪笑着,"之前还硬是不用呢。"
  纪一川点头:"啸月狼拥有神魔血脉,毛皮坚硬无比,一般后天圆满战士是无法刺穿其皮毛的。我特地选了啸月狼,就是逼纪宁爆发所有实力,看看在真正的剧烈生死厮杀时他能发挥到什么地步。"
  "现在宁儿表现,你觉得怎样?"尉迟雪追问。
  "一般。"纪一川盯着下方,"还算冷静。"
  纪宁手持着利剑环绕着啸月狼行走着。
  啸月狼也一直盯着纪宁,没有轻易发动攻击。因为一旦攻击,也将会出现破绽,成为决定生死的一刹那。
  "哼。"纪宁毫无征兆地直接化作模糊残影,迫近啸月狼。
  啸月狼立即咆哮着飞扑过去,同时也张开了嘴巴露出獠牙,利爪也笼罩纪宁。
  "嗖——"
  剑光一闪!
  剑影在破空的时候,小幅度地连续变换九次,速度锐增到一个极可怕地步,仿佛连虚空都要被劈开似的,"刺刺——"剑影劈在啸月狼的前胸处,硬是划出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直接喷溅而出。   "当——"纪宁在劈出一剑的同时,紧跟着就是剑身一转,挡住了啸月狼的一抓,同时借着冲击力直接飞退开去。
  啸月狼龇牙怒吼盯着纪宁,它胸口处的肌肉收缩,巨大伤口处流血速度减缓,可血液依旧在缓缓流着,显然是伤口实在太大了。
  啸月狼真的感觉到死亡在逼近!
  "《雷火剑残编》的这招‘电光石火’,果然不凡。"纪宁轻声感叹。
  自得到两大绝顶剑谱后,纪宁当然是苦练,《滴水经》和《雷火剑残编》上的招数也能施展出,对实力算是有了些许的提升。可这仅仅只能算是皮毛,连小成都算不上,毕竟连父亲纪一川至今依旧在参悟《滴水经》。
  电光石火,是《雷火剑残编》的三大杀招之一,就是一个字——快!
  如雷电,如疾火!
  "宁儿的剑法、步法精妙。"上方看台上的尉迟雪夸赞道,"啸月狼虽然快如幻影,速度上比宁儿强些,可宁儿凭借风影步一次次变向,完全控制了战局。他的剑法入微,在瞬间能有多重变化,至少对这狼妖……称得上是滴水不漏了。"
  纪一川点头:"有神魔炼体,纪宁的力量占优、速度略弱……不过这毕竟是一头神兽,生命力极强,这点伤势对它而言,就是破皮而已。它拼命起来,纪宁又从未经历过这般剧烈生死厮杀,结局难讲。"
  下方的纪宁有一种一切皆在掌握中的快感,手持利剑继续逼近啸月狼。
  "嗷——"在眼前人类少年身上感觉到死亡威胁的啸月狼猛地一声嗥叫,全身银色毛发一根根竖起仿佛针刺,眸子都竖起,瞳孔泛着碧光。熟悉啸月狼的便会明白——啸月狼已经进入疯魔拼死状态了。
  一股无形的气势笼罩而来,让纪宁感觉一窒。
  杀气?
  "吼——"啸月狼猛然飞冲而来,大地都在震颤。
  纪宁宛如微风,简单几步就改变方位,同时剑光一闪……
  "噗——"鲜血再度飞溅而出,啸月狼的胸口再度出现了一道巨大伤口,而啸月狼却丝毫不在乎,两只利爪直接抓向纪宁。
  纪宁冷静退步,同时用手中剑去挡下利爪。
  "咔——"啸月狼的左蹄爪碰触利剑的同时,一根根爪子仿佛钩子,直接抓住了剑身。可纪宁神魔般的力量灌注的一剑岂是这么好抓的?
  二者碰撞下就顺着力道被抛飞开还好,如果想要硬生生抵挡冲击力抓住剑身,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咔——"啸月狼的左蹄爪迸溅出鲜血,隐隐有骨头断裂声响起。
  "哗——"
  啸月狼另一只蹄爪直接抓向纪宁的胸口,距离实在太近了根本来不及抵挡,纪宁只能深吸一口气,胸口完全凹陷下去三分。嗤嗤嗤——纪宁胸口处的坚韧兽皮直接被撕扯出了裂缝,鲜血飞溅。纪宁整个人都抛飞开,嘭的一声撞击在地面上,厚实的泥土地面直接龟裂开来。
  "嗖——"纪宁连忙一个闪身拉开距离。
  "受伤了。"纪宁遥看着啸月狼,瞳孔一缩。
  刚才那一剑,啸月狼的蹄爪竟然扣住剑身!这啸月狼完全是不惜自残也要攻击,它的左蹄爪算是废了一半了,速度也会锐减。可是抓在自己胸口的一爪,令自己身上的兽皮出现了裂缝。这兽皮可是一头先天生灵遗留下的部分毛皮裁剪而成,虽毛皮没有妖力灌入,防御是要弱得多,但一般能抵挡后天妖兽的撕咬。
  可啸月狼是神兽,竭力一击,将兽皮撕出了裂缝。
  纪宁虽然有金辰衣护体,按理说可以融入皮肤保护每一处,但为了更好的磨炼自己,纪宁缩小了金辰衣的保护范围,仅仅将一些要害处保护住。
  "生死厮杀,和切磋不同。我不能以平常切磋积累的经验来和它战斗。"纪宁迅速改变思维,"平时切磋谁都不会自残,可是生死厮杀,目的就是为了杀死对手,为了这一目的,可以不惜一切。我得更小心、更警惕。"
  纪宁犹如一块海绵迅速地汲取着经验,他胸口处兽皮裂缝中的狰狞伤口,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血液停止流出,伤口很快愈合,变成一道红线,最后完全变成白皙皮肤。丝毫无损!
  这就是神魔炼体的强大恢复力。
  一般的神魔炼体法门,只要跨入先天就能断臂重生。而纪宁练的乃是神魔炼体排名第一的法门,现如今的恢复力离"断臂重生"也相差无几了。
  "很好!"纪宁咧嘴笑着,"竟然弄走了我的剑。"
  "吼——"啸月狼蹄爪下方就是那柄利剑。它看着纪宁,眸中有着无尽疯狂,从眼前人类少年可怕的恢复力看它明白,这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神魔,恢复力比它这一头神兽还要强大。
  纪宁右手一晃,手中再度出现了一柄利剑。
  "再来。"
  纪宁化作幻影直扑啸月狼。
  "吼——"啸月狼也冲过去。
  ……
  一人一妖一次次交错,每一次交错都是生和死的徘徊。纪宁拥有着强大的恢复力,可怕的力量,凌厉的剑法!而啸月狼却是牙齿、利爪、尾巴皆是武器,并且庞大的身躯使得一般的刀剑伤口,都对它威胁不大。
  "竟然只将金辰衣护住要害。"纪一川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宁儿太拼了。"尉迟雪却是看得心慌。
  儿子身上斑斑血迹,做母亲的怎能不担心?
  "放心,纪宁还是将自己的要害用金辰衣保护住的。即便再受伤,也不会致命。"纪一川道,"最多断臂、断腿之类的……以他的恢复力,耗费几个时辰又能长出来了。"
  "断臂断腿?"尉迟雪却忍不住心焦,她明白这是强者路上必须经历的艰辛。
  "呼呼呼——"即便纪宁是神魔般的体质,此刻也忍不住喘息,他身上的兽皮已经有了多处破损,身上的伤口正在自动迅速愈合。
  "吼——"
  啸月狼发出绝望的吼声,它正努力站直着,可它的两只蹄爪都在震颤,似乎随时都会跪倒下。它身上有着数十道巨大的伤口,头部更是有着一道狰狞的贯穿伤。
  它的两条腿断了,勉强站着已经非常艰难了。   "你输了。"纪宁擦拭了下眼角的血迹,低沉道,"我的实力其实比你强,却赢得这么狼狈……是我在你的疯狂下心不够宁静,实力无法完美发挥。你是我杀死的第一只妖,所以,我会让死在我最强实力下!"
  "哗——"纪宁左手中也凭空出现了一柄利剑,他手持双剑看着啸月狼。
  "嗖——"
  纪宁瞬间化作一道残影直扑啸月狼,啸月狼也发出最后的吼声扑向纪宁。
  两道巨大的剑光一个闪烁便毁掉啸月狼的一个前肢,又一个闪烁,便在啸月狼的头颅上开了一个交叉的无法愈合的巨大伤口。
  纪宁落地。
  啸月狼轰然跌倒在厚实的泥土地上,原本美丽高洁的银色毛发此刻却混杂着泥土和血液,变得混浊不堪。
  一头有着神魔血脉的狼妖,就此殒命。
  "感觉如何?"看台上的纪一川看着儿子。
  "很痛快。"纪宁抬头看着父亲,眸中满是炽热,"每天来一场吧。"
  纪一川眼角抽搐了下,低喝道:"你以为活捉后天圆满的妖兽容易?每三天一场,而且是一般的妖兽,想要遇到神兽,就看你运气了。我会安排龙堡将最厉害的后天妖兽给你练剑的。"
  纪宁点头:"遇到弱点的妖兽,大不了就只使用内劲。"
  以神魔般的力量身体,一般的后天圆满妖兽,只有被蹂躏的命。也就这种有神魔血脉的神兽才能和纪宁拼一把。
  第六章北冥之剑
  时光流逝。
  纪宁在一场场和妖的厮杀中,剑法、步法等配合也更加精妙,同时他也明白越是在生死厮杀中,保持一颗宁静的心就越重要。心若是不宁静……那实力发挥就难达到完美地步。
  秋天来了,燕山这片大地已无比寒冷,一些弱小部落的生存变得更加艰辛,特别再遇到深山大泽中的一些妖的肆虐,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灭族!
  "轰轰轰——"
  大地震颤。
  在一片遍布野草的荒原上,浩浩荡荡的一大群黑甲卫骑着长毛兽,就仿佛黑色洪流冲击在这片大地上。
  "停。"一声冷喝,三百名强大的黑甲卫马上停止前行。
  "统领,这里就是那条蛇妖最后出现的地方,也就是尖角部落居住地。它在三天前突然冒出冲进尖角部落,吞吃了十八人,杀死上百人,令尖角部落完全溃散。"一名黑甲卫恭敬道,"这条蛇妖为祸的数月内,已经杀死数千人,为祸十余个部落。不过都是些小部落……按照实力推测,应该是后天圆满的有着神魔血脉的妖,或者是刚入先天生灵的大妖。"
  "嗯。"
  骑着一头白色老虎,穿着火红色甲铠的大胡子男子点头:"这条蛇妖在我纪氏西府统领的领地内肆意为祸,该诛杀。它出现的位置都是周围一带,你等分成三十个小队,搜查各处。一旦发现立即发出响箭。"
  "是。"三百黑甲卫齐声应命。
  哗——
  很快,这三百名强大的黑甲卫迅速分流,变成三十个小队,朝各个方向前进。
  两天后。
  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山林中,大量的黑甲卫正包围着那一条蛇妖。
  "吼——"这是一条通体血红、腹部为亮银色的大蛇,它的腹部位置还有着两只弯曲的利爪,有四趾,一双红色竖瞳更是让人心悸。不过此刻这条大蛇已经被一张大网给完全困住,任凭它怎么扭动身躯都无法挣脱开。
  "哈哈哈——"火红色甲铠的大胡子男子大笑着,"一条蠢笨的大蛇,这般轻易就被我活捉,你等速速将它捆绑了。"
  "是。"
  顿时数十名黑甲卫挥舞着巨大的锁链,黑色的锁链仿佛一条条大蛇飞舞,迅速缠绕向那条赤色大蛇。那条赤色大蛇困在网中任凭如何扭曲挣扎,都于事无补。很快就被一条条锁链完全锁住了身躯,那巨大的蛇头更是被一层层绑缚住,令这大蛇无法张嘴。
  "统领,这大蛇什么来历,竟有双爪?"旁边一名黑甲卫青年好奇道,他苦思许久都没辨别出是哪一种神兽。
  大胡子男子笑着:"蛇性本淫,血脉混杂,单单我见过的不同的拥有神魔血脉的蛇类就有上百种。只有一些血脉较为纯净,名气较为大的才会有名字。像这种混杂血脉出来的神兽异种,根本就没名字。"
  "公子如今练剑正需要一些厉害的后天妖兽,这条大蛇就不错。"大胡子男子打量着赤色大蛇,满意地点头,"带回去。"
  "是。"黑甲卫们齐声应命。
  他们的统领乃是纪氏西府的先天生灵强者——第一神箭手蒙鱼!蒙鱼乃纪宁公子的启蒙老师,在纪氏西府毫无疑问是站在府主纪酉阳、纪一川这边的。并且蒙鱼平常也格外以拥有纪宁这个弟子为骄傲。
  而纪宁公子和妖兽搏杀练剑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每三天就死一头妖兽,而这些妖兽几乎都是黑甲卫军队活捉回来的。
  "纪宁公子早就达到后天圆满,剑法入微,人剑合一,又修炼我们纪氏最顶尖的剑法。杀死后天圆满妖兽简直是轻而易举。"
  "据说,连后天神兽都被杀了呢。"
  "纪宁公子什么身份,定有锋利无匹的神兵。有神兵,凭借剑法入微的剑术……斩杀后天圆满的神兽也不难。"
  关于纪宁公子和妖兽搏杀的消息在纪氏西府的军队中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就连纪氏西府的另外一个强势人物纪烈都认为纪宁那个小家伙应该是凭借神兵,才能斩杀神兽的。
  龙堡,困笼内。
  一头有着黑色斑点的雄壮妖兽正躺在地上,身上厚实的皮毛早就裂开一道道巨大的伤口,鲜血流了一地。
  纪宁则是站在一旁皱眉沉思着。他和一般的后天圆满妖兽厮杀都仅仅只用内劲,使用的兵器也只是较为不错的剑而已,根本算不上神兵。毕竟实力已经这般强了,再用神兵就一点磨炼效果都没了。
  "纪宁!"上面传来一声呼唤。
  纪宁不由得抬头看去,上方看台上正是父亲纪一川,这令纪宁有些惊讶。
  "父亲,您怎么来了?"   因为每三天来龙堡进行一次厮杀,除了第一次和啸月狼厮杀外,其他数十场血战父亲都没有过来。
  "看看你剑法如何了。"纪一川道,"可曾入境?"
  "未曾。"纪宁摇头,"《滴水经》和《雷火剑残编》的众多招式,我一招都没有小成。"
  《滴水经》共有九剑招。
  《雷火剑残编》共有三剑招。
  这些剑招都是特殊的招式……如果练到极高深处,会感受到天人合一之境,引动天地之力。这就叫"入境"。不过这并不代表达到了剑法第三重境界"天人合一"。因为真正的剑法天人合一,是指随时随地随便一剑招,即便是简单的一刺一劈一划,都能引动天地之力,这才算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而入境,仅仅是施展某个特殊招式才短暂的天人合一罢了。
  按照父亲所说……
  当能入境,便代表剑法小成。
  当达到天人合一,才代表剑法大成。据传,在天人合一之上还有更高深的层次,像《滴水经》《雷火剑残编》这种绝顶的剑法都是境界上超越天人合一的存在才能创造出的。
  "你练习剑法也不必时刻苦思。"纪一川道,"今天你就带着春草、秋叶,出去逛逛吧。"
  纪宁点头:"是,父亲。"
  西府城乃有着数十万子民的大城。
  "公子,我们好久没出来逛了呢。"春草和秋叶跟在纪宁身侧,很是欢喜的样子。
  纪宁微笑着走在街道上。这条街道是西府城最繁荣的一条大道,一般走商经商的都会聚集在这条街道上做买卖。街道本有十余丈宽,可街道两旁做买卖的却占了大半的街道空间,使得能行走的地方也就七八丈宽而已。
  "看看女人,丰满的女人,屁股很大,很能生养,十张角羊皮一个。"
  "这些男人都是很好的战士,能力举千斤,只要五两金子,买一个男人送一个小孩。"
  一名穿着兽皮的秃头汉子在高声叫卖,他周围还有数十名兽皮壮汉看守着一群穿着残破兽皮、头插草标(头插草标,代表这是对外出售的)、脏兮兮的奴隶。奴隶们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周围,渴望着能够遇到好的主人将他们给买去。
  纪宁边走边看。
  街道旁卖奴隶的、卖兽皮的、卖兵器的、卖野兽的、卖妖兽的,卖的东西五花八门,甚至连珍贵的书籍、神兵、毒药草药、秘籍法门等等都有卖。
  "我们部落死了上百战士才得到这珍贵神兵,又一路穿越山林荒野,历经艰辛才抵达西府城,就是为了卖个好价钱!一些走商来到我们的部落,愿意出三十块兽头金我们都没有交换。你的十块兽头金太少了,至少一百块兽头金!"一阵粗犷的嗓音从旁边传来。
  纪宁好奇地看去。
  只见有数十人围在一个摊前,摆摊的则是三名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汉子,其中一个手臂上缠绕着黑蛇的汉子正不停说着:"一百块兽头金,一百块兽头金就拿走。"
  "真黑呢!"
  "竟然敢要一百块兽头金。"春草和秋叶都嘀咕。
  纪宁也惊讶,一百块兽头金可就是一千斤黄金,虽然对纪氏公子不值一提,可对一个普通部落而言却是一笔巨额财富。
  "再锋利也就一兵器。"
  "又不是真正完好的法宝,是一完全破损、只能当兵器的法宝而已。"
  "二十块兽头金,我最多出二十块兽头金,你要卖,我就买了!"有人出价。
  "一百块兽头金。"黑蛇汉子死咬着不松口,他身侧的两名黝黑汉子则是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四周,唯恐谁抢走了他们的宝贝。为了这一件宝贝他们部落死了不少人,而且从部落穿越一处处丛林、荒原抵达西府城,又死了数十战士,这件宝物一定得卖个高价。
  卖了后再买些奴隶,买些好的刀剑弓箭毒物,部落实力就能大增了。
  "让我看看。"纪宁站在人群后瞥了一眼黑蛇汉子抱着的神兵,当即上前道。
  周围的人回头一看。
  "公子。"
  "公子。"
  "这就是纪氏公子?‘滴水剑’纪一川的独子?"
  下期预告:
  翼蛇得知赤色大蛇被纪氏抓走之后,怒吼着前往纪氏报仇,却眼睁睁地看着赤色大蛇在困笼之战中被纪宁斩杀于剑下……翼蛇巨大的鳞甲骨翼瞬间划破空气,劈在了铁链网上,纪宁第一次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


莽荒纪



  • 微信
  • QQ好友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系统推荐

黄蓝经济区建设的体制机制保障

东营市地处黄河尾闾、渤海之滨,融"黄蓝"两大国家战略于一身,有着独特的区域发展优势。近年来,东营市 ...

事业单位人力资源问题及对策

事业单位人力资源管理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事业单位人力资源管理仍基本沿用机关人事管理模式 ...

高校引入合同能源管理常见的风险与防范

近年来 ,随着能源紧缺和环境恶化, 高校作为能源消耗大户,开展生态文明建设责无旁贷。为此,高校需要 ...

建立政府绩效评估的多元参与机制

目前,现代管理学意义上的政府绩效管理在我国处于理念借鉴、制度试水、工具模仿的阶段。仅从评估主体来看 ...

《莽荒纪》(四)

作者简介:   我吃西红柿,原名朱洪志。已出版畅销作品《星峰传说》《寸芒》《星辰变》《盘龙》《九鼎 ...

垦利县开展事业单位绩效考核的探索

为探索建立事业单位绩效考核机制,提高事业单位的公益服务水平,垦利县在2011年选择7家县直事业单位 ...

苦海无边(下)

只见黑黝黝的天空,突然多了两盏巨大的灯笼,一闪一灭,照出其后一对巨大的羽翼来,竟是那穷凶极恶的恶阎 ...

诸城市编办推进自身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诸城市编办适应新形势和新任务的要求,把加强自身建设作为增强履职能力、加强规范化建设、提升机构编制管 ...

胶州市社会救助的“四统”机制

近年来,胶州市委、市政府着眼"关注民生、维护民利、为民解困"的宗旨,加大救助资金投入力度,不断创新 ...

七大守护天神代言体

你只看到我骑在天狼上的霸气,却没看到我手中鞭的熊熊火焰!   你有你的天地之色,我有我的傲世之姿! ...

烟台市充分发挥编制使用效益

近日,烟台市结合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在不突破省编办核准的编制使用限额的基础上,对机关和参照管理事 ...

浅析食品安全监管体制改革

第七轮政府机构改革将食品安全监管体制调整作为一项重要改革内容,新下发《国务院关于地方改革完善食品药 ...

事业单位改革专栏

莱芜市深入推进事业单位分类工作   一是深入开展摸底调查。针对分类工作的难点和关键环节,研究设计调 ...

用编审核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加强用编审核是县区机构编制部门的重要职责,也是县区机构编制部门日常管理的重要内容之一。通过加强用编 ...

巨野县加强机构编制管理法制化的做法

一是加强法规宣传教育。通过举行专题讲座、报纸、电视、简报、信息、机构编制交流群等方式,多层次、多角 ...

莒县机构编制工作实现“三化”

一、抓制度建设,实现机构编制管理规范化   一是建立完善编委、编办工作制度。在详细调研和学习借鉴外 ...

写手地团神吐槽

导语:由余言发起,莫默号召,马叛响应的写手地团在魅丽文化办公大楼不远处的草坪上秘密成立,因为是地下 ...

猎妖师·妖壁

朗洛抬头,入眼的是一线天,一线之间露出一线星海。他低首是波光一片,不是海不是星光,是妖壁上罕世妖物 ...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校花

导语:鱼人二代的人气大作《校花的贴身高手ⅰ横扫校园》刚刚出版就取得了超凡的成绩,在鱼人二代相关的贴 ...

充分认识中文域名注册的重要性

中文域名注册管理工作是维护我国政府在互联网上的主权地位和国家信息安全的重要环节,是加强机构编制部门 ...